茶与诗

  • 时间:
  • 浏览:49
  • 来源:澳门葡京新闻网

原标题:与诗

茶与诗其实没有关系,就像酒跟诗没有关系一样。但事实上,现在人们都认为酒跟诗有关系。当听说你是一个诗人,就会说,你一定会喝酒,甚至酒量还不小,因为“李白斗酒诗百篇”。很多诗人确实嗜酒如命,且酒量惊人。我一个写诗的哥们甚至武断地认为,一个不喝酒的诗人根本写不出好诗。但其实,我认识很多写诗写得很好的诗人,要么滴酒不沾,要么不胜酒力。这说明写诗跟喝酒并没有必然的关系,只是人为制造的一个概念,一个说法。既然酒与诗的关系是一个概念,一个说法,那么,茶与诗的关系,我们可不可以也搞出一个概念,一个说法呢?我认为是可以的。

比如,我所知道的身边的许多诗人,他们平常都喜欢喝酒,但写诗的时候却不会喝酒,反倒是会泡一杯茶在旁边。写诗需要安静,除了环境的安静,也包括内心的安静。诗与思是密不可分的,情绪波动,内心紊乱,是很难写出一首好诗的。诗歌作为一门艺术,不是仅凭灵感或激情就能完成的,需要运用一定的技,而要运用好诗歌的技艺,又必须有精细的思维,至少是要能够进入到一种全神贯注的状态。那么,这时候面前摆一杯茶,自然就比摆一杯酒要更合适一些。

波兰女诗人辛波斯卡曾经说过,诗人的写作状态不适合拍成电影,而画家音乐家是可以的,因为诗人写作时的样子没什么“动作”可言,常常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想半天,写几个字,十分枯燥、沉闷。所以,我们看过许多以诗人为主角的电影,镜头表现的都是诗人写作之外的场景,基本不会去拍摄诗人写作时的状态。也有那么一两部电影,表现诗人在书桌前奋笔疾书,手舞足蹈,口中念念有词,像个疯子一样,观众看得哈哈大笑,很失败。就像智利诗人聂鲁达,其诗歌以富于激情著称,但他写这些诗的时候,也是安静地坐在书桌前,一句一句写出来的,这有他的自述为证。只不过,他旁边放的可能不是茶,而是咖啡

不可否认,在唐诗宋词中,写到酒的诗句比比皆是,李白尤其多,而写到茶的很少,即使像“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这样的句子,没出现酒,但那个饮者也是饮酒之人,而非喝茶之人。这是不是说,喝酒真的更能够激发诗兴呢?其实不见得,应该说,酒已经被符号化,诗里写到酒,更有种情绪在里面,算是借酒抒怀吧,相比而言,茶太淡,太安静,写起来不过瘾,所以少于写到。但少不等于就没有。

拿李白来说,也有写到茶的,如:“尝闻玉泉山﹐山洞多乳窟。仙鼠白如鸦﹐倒悬清溪月。茗生此中石﹐玉泉流不歇。”(《答族侄僧中孚赠玉泉仙人掌茶并序》)全是20句,都在描述和感叹出产于玉泉的一种“仙人掌”茶的滋味与意味。

除李白外,唐代其他诗人也有写到茶,如元稹:“茶。香叶,嫩芽。慕诗客,爱僧家。碾雕白玉,罗织红纱。铫煎黄蕊色,碗转曲尘花。夜后邀陪明月,晨前独对朝霞。洗尽古今人不倦,将知醉后岂堪夸。”(《一七令·茶》)。

白居易:“坐酌泠泠水,看煎瑟瑟尘。无由持一碗,寄与爱茶人。”(《山泉煎茶有怀》)。

宋代词人也有写茶的,如苏轼:“活水还须活火烹,自临钓石取深清。大瓢贮月归春瓮,小杓分江入夜瓶。”(《汲江煎茶》)写烹茶的过程。

黄庭坚:“北苑春风,方圭圆璧,万里名动京关。碎身粉骨,功合上凌烟。尊俎风流战胜,降春睡、开拓愁边。纤纤捧,研膏浅乳,缕鹧鸪斑。”(《满庭芳·茶》)写茶的性状,并借物抒怀。

陆游:“世味年来薄似纱,谁令骑客京华。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矮纸斜行闲作草,晴窗细乳戏分茶。素衣莫起风尘叹,犹及清明可到家。”(《临安春雨初霁》)写漂泊中的淡定与闲适。

就我个人的阅读浅见,唐诗宋词中虽然写酒的多,写茶的少一些,但唐诗宋词在语感和气息上,无论写不写茶,似乎都与茶更近,而与酒更远。究其原因,大概与唐宋诗人崇尚佛、道二教有些关联,而佛与道,又都与茶之道相通、相连,使其诗词暗带茶风,而不是酒气。以境界而论,茶更雅,更静,更空;酒则未免带了些烟火与世俗之气。

现代汉语诗歌写茶的从数量上应该多于古诗词吧,只是我读得少,视野狭窄,难以引据,仅拿熟悉的诗人朋友搜索了一下,印象中最有可能写到茶的石光华,却不见有写茶的痕迹,他的同道,即与他同样崇尚古风的“整体主义”代表诗人宋炜,其代表作《家语》,应该有写茶的诗句吧,结果:“这是天阴的日子/我舀出昨天接下的雨水/默坐火边,温酒/或苦心煎熬一付中药”、“入冬后家人们在内堂生病/细饮黄酒,药力深长、细致/门外有大队的人马经过”、“ 我自顾想念某本书中的人物/他们也静守家中不分姓名,/只管写字和饮酒/这个冬天如此清明/家人们各自焚香熏衣/或者把玩酒壶……”诗中不是酒、饮酒,就是熬中药,压根没写到他本该写的烹茶和饮茶。但纵观整首诗的气韵和情调,我却固执地认为,诗人是将酒和中药当茶在煮和饮的,丝毫不带酒气,有几分药味是真的,而茶,最早不就是一种“药”吗?

我又搜索杨黎的诗,他应该写到茶,我们就是坐在成都的老茶铺里喝两元一碗的“三花”茶而成为朋友的,之后,我们绝大多数时间都消磨在成都的茶坊里。但是,我一个网页一个网页的搜索,很容易就看到了穿行在字里行间的酒,甚至都看见了几次咖啡,就是不见茶。我不死心,一定有的,我坚。果然,在《太阳与红太阳》这首长诗中,我找到了与茶有关的诗句:“在成都/这样好的天气/朋友们总要/到河边上/喝茶、下棋和打牌”、“我想对石光华说/现在我才明白/打牌是一件多么有意义的事情啊/特别是从午后开始的牌局/夏天的太阳把路面晒得烫人/而我们坐在茶坊里/一边喝茶,一边等王镜……”紧接着,在另一首著名的长诗《打炮》中,又搜到了这样的诗句:“在南草荼坪坊,我对她谈到了我的生活/以及这种生活和打炮的关系。/我说:有一种炮永远无法打响/有一种炮打响了也没有任何意义……”虽然茶或茶坊(喝茶的地方)只是这些诗的一个道具或背景,但它因其某种气息,而成为诗中不可替代的成分。

作为彝族的吉木狼格,饮茶不是其民族的传统习俗,独自一人或三五成群,均是以酒代茶,酒就是饮料,但我却轻松地就找到了他写茶的一首诗,标题就叫《茶》:“今夜多么现实/有家有事还有一杯茶/古典医著上说茶能解毒/也可以清心/想修炼成仙的人出门在外/见得多而缺少茶就不免生出邪念/他们闲逛或进入深山/手里也想端着一杯茶/我认为那些闯天下的人/应该忌讳喝茶/他们多半要复仇/喝了茶手段将会显得软弱……”以茶消解某种邪念和杀气,是我看到的对茶颇为新颖的一种解读。

同样,在韩东写给吉木狼格的一首诗中,也写到了茶:“好朋友,我们坐在花园里/天气凉爽,不冷不热/今年的新茶也越来越淡/你来此地是因为女人/当年我去你所在的城市/也是一样/天地常新,你的季节来临/让这满园争艳的花木做证/让你我以茶代酒/饮尽各自的甘甜和苦涩”。韩东不胜酒力,可以小酌一杯,但绝不是狼格的对手,他在成都的那半年,我们也主要是在茶坊喝茶。

说到韩东在成都的那一年,是2001年,成都刚刚兴起高档茶坊,但我们财力有限,只是请他在一般的茶铺喝五元一碗的“三花”茶。一天,他的老朋友曾鹏从美国回成都探亲,请他喝茶,地点定在西门的一个高档茶坊。那天我去得晚了点,一进茶坊门,就有一个穿旗袍的女孩迎上来,问我是何先生吗?我点头,她便带我穿过一段金碧辉煌的走廊,进入到一个装修豪华的包间,见韩东和曾鹏,以及杨黎和吉木狼格他们都已经在沙发上喝起来了。我与他们打过招呼,刚落座,又一个穿旗袍的女孩拿着一个茶单递到我面前,问我喝什么茶?我第一次到这样的地方喝茶,不免有些紧张,看到茶单上一行行陌生的茶名,以及紧随在茶名后面的价格(都在两位数以上),就更紧张了。突然,在一串陌生的茶名中我看见了一个与我名字沾边的:竹叶青,顿时倍感亲切,加上价格也合适:30元,便脱口而出:来一杯竹叶青。那语气,好像我很熟悉这款茶。而其实,我也是第一次知道“竹叶青”这名字。之后,凡是进茶坊,我都毫不犹豫地点一杯竹叶青,即省事又不掉价,还显得像一个资深的茶客。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也在脑海中检索了一下自己过往的诗作,写到茶的也不多,虽然我写作时是一定要泡一杯茶在旁边的。但正如前面说过,相比于喝酒的状态,喝茶的状态更接近于写诗的状态,就是沉静、专注、空灵而又不失平常之心。至于在诗中写不写茶,便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文/何小竹,生于1963年,当代诗人、作家,代表作有诗集《6个动词,或苹果》,小说集《他割了又长的生活》。现居成都和重庆

责任编辑:

猜你喜欢

怎么也想不到,鸡蛋和它竟是绝配!这也太好吃2m

原标题:怎么也想不到,鸡蛋和它竟是绝配!这也太好吃--食材--4个鸡蛋120克熟蟹肉3毫升鱼露3克白胡椒粉10毫升花生油适量香菜(根据自己的口味)1个青辣椒(去籽并切碎)--做

2019-05-26

妈妈的味道丨家常小笼包C9

原标题:妈妈的味道丨家常小笼包责任编辑:

2019-05-26

总结2t

原标题:九阳Y88破壁机:懒即是正义!不用手洗的破壁机我们爱搞机最近收到一个大件——九阳不用手洗破壁机Y88,如果你之前一直关注美食或者健身之类的内容,那么一定听说过破壁机,在

2019-05-26

这套刀轻巧又锋利,一顿饭能省半小时!S6

原标题:这套刀轻巧又锋利,一顿饭能省半小时!对于爱做饭的人来说,没有一套称手的好刀具,恐怕厨房地位不保。什么是称手的好刀具?手起刀落,不拖泥带水,畅快不已。若是切肉像拉锯,切菜

2019-05-26

这个土生土长的产品,居然连明星们都被它圈粉了Gz

原标题:这个土生土长的产品,居然连明星们都被它圈粉了​这款土生土长的板栗番薯能让人一吃就赞不绝口明星们都爱不释手​​王俊凯弟弟第一个邀请你来一颗红薯如此滚烫香甜的表白根本无法拒

2019-05-26